過年點燈 安太歲 光明燈 大羅府

記者/唐煒哲 報導

2022即將進入尾聲,也來到了後疫情時代,許多生活開始恢復往日的活絡,另外也將倒數進入新的農曆年,在台灣民間習俗文化上,大型的寺廟已經開始發號碼牌,也將有一波大排長龍的民眾來啟點「光明燈」、「太歲燈」,來祈求來年的順遂平安。有民眾提出疑問,西方沒有光明燈這樣的文化也是生活的很美好,怎麼在台灣就年年有,而且大部分民眾還是樂此不疲,甚至往年電視新聞上都還看的到,不惜冒著風雨也排隊的人潮,就是為了點上那「光明燈」。

光明燈有什麼吸引人的魅力所在,讓在台灣的民眾如此熱衷參與,輔仁大學宗教學系碩士同時也是五股大羅府主持的李奇峰法師說,其實東、西方的文化觀點是截然不同的方向,西方著重自我價值,認為自我才是最重要的,其他外環境則是次要的;而東方中華文化則不同於西方的價值觀,認為人身的自我只是這個世界的一環,所以人身要對生活在這個世界有所敬畏,而後發展了各種禮節制度規範以及從原本的敬畏演變成信仰。

光明燈同時也是一種文化代表,早期用明火作為燈,火在原始代表著物質的轉化、文明的開始、也代表著希望,在禪宗則提到一燈能除千年暗,燈即是光明的代表,用來破除黑暗、邪惡,同時帶來希望與祝福,而目前多數因安全性問題,而轉用電子燈替代;另外光明燈除了文化的涵義外,另一個差異就是信仰的對象,台灣民間信仰裡是多神信仰,只要能夠給予信眾靈感、靈驗,就會有人去信仰,這是在台灣信仰的自由;但西方國家多數時候為一神信仰,因此有所侷限,甚至信仰的文化方式也有所不同,這也就解答了為什麼西方沒有光明燈這樣的文化。

在台灣,除了點一般的光明燈外,尚有各種項目的燈,如:太歲燈、財運燈、桃花人際、健康燈等等琳瑯滿目,這些燈都是一種藉由向高層次的神靈或者世界本體的能量,來祈求人的自身可以在這個世界中順遂生活,只是在項目上有所區別,這也反映了民眾對於生活上基本的需求與渴望達到更好,因此在台灣每逢農曆春節前後,總有許多民眾不管平時有沒有信仰,都會到熟悉或信任的宮、壇、寺、廟去登記點燈,更常見到的是家裡的長輩,更是會主動的去幫子女們登記點燈,一來順應這個文化效應、二來也安定了身心、三也達到了信仰神靈甚至與其有連結。

在〈過年點燈 安太歲 光明燈 大羅府〉中有 2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